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首页  |   政协概况  |   政协动态  |   政协会议  |   工作制度  |   理论研究  |   热点专题  |   政协资料  |   预决算公开  |   政协会刊  |   政协常识  |  
 
首页委员风采
*委员风采*石上著华章————记市政协委员、国家一级雕刻师胡奔校
字体:[ ] 日期: 2018-01-04 浏览次数:
来源: 作者:

*委员风采*石上著华章————记市政协委员、国家一级雕刻师胡奔校


  石上著华章

  

                                          ——记市政协委员、国家一级雕刻师胡奔校

                                                                                            田 杰

  石头不会说话,一块普普通通的石头丢弃于河滩或荒野,它不会自呈其美,在很多人眼里,就是块不起眼的石头,而在善于发现美的眼睛之中,它却独具灵性。

  胡奔校就善于发现石材的灵性。

  “读懂石头,能跟它对话,才能与各种石头结缘。”作为国家一级玉石雕刻师,胡奔校用自己的巧手创作出一批工艺精湛、构思巧妙的石雕作品,展示了寿山石雕历久弥新的匠心神韵。而作为一名政协委员,胡奔校对包括石雕在内的工艺美术的发展有着独立的思考和认识,呼吁倡导工匠精神,重视工艺美术的传承和传播,树立文化自信。                               

  当青春遇上寿山石

  1982年出生的胡奔校虽然年轻,但从事石雕事业已近20年。

  胡奔校出身于福建工艺世家,其祖上数辈均为庙宇佛像雕塑艺人,受祖辈族人言传身教和耳濡目染的影响,他从小就对雕刻艺术情有独钟。

  从长辈那里,胡奔校首先学到的是手艺人的传统信仰和无限专注。胡奔校爷爷的手艺在福建南平小有名气:“德艺双馨的人在我们那里才可以雕琢佛像。在我的记忆里,爷爷从来都不会说一句骂人的话,很少和别人起争执,因此经他雕琢的佛像在别人眼里总是慈眉善目。”胡奔校说,爷爷对他,“心授”的成分比“言传”的要多得多。

  后来,在表哥的介绍下,胡奔校毅然做出了人生的第一次选择——学习石雕。从此,他就跟石雕创作结下了不解之缘。

  在福州的寿山石雕厂,胡奔校一学就是四年:“主要跟着老师傅学习,一开始先学磨刀,一磨好几个月;之后学习修光,这是石雕的一项基本功,光这一项我就学了三年。第三年才开始学习打胚,学了一年。”

  在学习中,胡奔校对寿山石的了解进一步加深。他知道了人们所说的寿山石雕十分注重依石造型,有“一相抵九工”之说的含义;明白了寿山石雕的圆雕、印钮雕、薄意雕、镂空雕、浅浮雕、高浮雕、镶嵌雕、链雕、篆刻和微雕等各种技艺。

  寿山石雕以手工雕刻为主,工具也基本为手工工具。从石料开采,到工匠手中以后,要经过打胚、出形、细雕、修韵以及抛光五个基本步骤。由于寿山石雕对石料的要求很高,要根据石料的纹路、杂质等很多因素来进行选择,十块石料,可能只有三块能用于雕刻,这无疑增加了工匠的创作难度和创作时间。但是,没有一块石头是一模一样的,所以每一个寿山石雕,都是一件独一无二的艺术作品,这样的魅力,深深吸引着胡奔校,也让他更加倾尽心血地去认真对待每一块需要他打胚、修光的石头。

  由于既有家学渊源,又聪明好学,所以胡奔校很快就掌握了雕刻技巧,开始独立创作。格外器重他的师傅也经常带其观摩前辈雕刻的经典寿山石雕作品,并为他细心讲解各种雕刻风格的优劣特点,从而促使他的雕刻技艺得以迅速提升。

  2006年,胡奔校自立门户,在福州开了一个石雕小作坊。“我们福建石雕行业的行规是学徒期满三年才能从事这一行业,为了把基础打牢一些,我学习了四年。”胡奔校说。

  2013年,胡奔校和朋友带着作品来阳泉参加奇石展览,一到阳泉便喜欢上了这座北方的小城。之后,他多次来阳泉进行考察,最终决定在此扎根。2015年4月,胡奔校开设了阳泉市昱泉聚芳斋工艺品有限公司,主要生产、经营地方主题设计雕刻和社会主流价值观等为题材的创意作品,致力于石雕精髓的挖掘和高品质产品的创新及开发销售。

  从学徒到拥有自己的店面,胡奔校的每一步都在踏实地奋进着,对寿山石及其雕刻艺术的感悟也日益加深。一块石头好不好、能不能雕刻、能雕刻出什么形态,他只看一眼便胸中有数。

  凭借着深厚的艺术功底和善变的艺术技法,胡奔校创作的题材也十分广泛,山水、人物都得心应手,尤其擅长人物圆雕、大型雕件,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特色。

  当微雕遇上历史文化

  微雕藏世界,石上著华章。

  原石完完整整地放着始终不过是一块石头,只有经过能工巧匠的雕凿才能释放出它隐藏的光芒,获得艺术的生命。可是雕刻作为一种减法,每一刀都要经过反复琢磨,因为一刀下去石头再也无法复原,所以良好的构思就是成功的一半。

  在胡奔校看来,石雕最难的亦是构思。如何因势造型、依色取巧,怎样依势而雕才能最大程度地利用石料,这样的构思最考验工匠。

  每每发现一块妙石,胡奔校会反复地观察石料结构、对走势进行琢磨,他从不避难就易,往往能在平凡之中创作出出人意料的作品。

  细观他的雕刻作品,造型稳重坚实,师古而不泥古,在继承传统技法的基础上,又根据现实生活不断创新,尤其善于利用石的“巧色”,使作品栩栩如生。

  在今年8月举行的第三届山西省文博会上,胡奔校设计创作的“中共第一城”石雕作品,吸引了众多参观者驻足鉴赏。

  “中共第一城”石雕整体形象似一枚巨型印章,在印章四周和顶部,雕刻着极具我市地方特色的建筑、景观。仔细看来,作品正面右上方桃河浅浅流过,顺着水流方向向远望去,两岸高楼林立,现代城市气息浓郁,一首郭沫若的《赞阳泉》刻在右侧偏下的位置。印章顶部按照我市由西向东的地形走势设计,在不足700平方厘米的平面上,雕刻有“中共第一城”地标、狮脑山百团大战纪念碑、娘子关城等标志性建筑,依托山脉走向绵延起伏,景象壮观;印章背部包含村庄、田地、窑洞等地方元素,民俗气息浓郁。

  为何选择以印章的形式进行创作?胡奔校说,印章作为中国独特的艺术创作形式,本身就具有承载文化、体现价值的作用,而选用寿山石,其自身价值更能提升作品的艺术品质。为此,他特地远赴寿山石产地福建省寻找石材,并结合石材颜色、纹路等天然特征,发挥想象,随石赋形,经过2个月的精雕细琢,完成了这件作品。

  “中共第一城”石雕作品在省第三届文博会中广受好评,并荣获“神工杯”金奖。而在此之前,胡奔校的作品已经引起业界关注,频频获奖。2012年,他创作的石雕《十六应真》荣获中国杭州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金奖;2013年,《农家乐》荣获第十五届中国工艺美术品博览会银奖;2016年,胡奔校为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而创作的《飞夺泸定桥》被“翰墨书长征”活动组委会永久收藏;2017年,石雕作品《清泉石山流》被中国工艺美术馆永久收藏,作品《飞天》荣获全国手工艺产业博览会暨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技艺展“国匠杯”金奖。

  当微雕遇上历史文化,激发出的是美好的作品形象。在刻刀和锤钎或轻或重的凿击中,胡奔校沉静地做着自己的石雕事业,精雕细琢并期望能进一步提升作品的意境,让精美的寿山石唱出美丽的歌谣。

  履职尽责不忘初心

  在胡奔校眼里,自己始终是一名工匠。而“工匠精神”除包含精益求精、锲而不舍等内涵外,还应该包含传承和传播两项重要任务。

  “阳泉没有寿山石雕的历史,如果想让这门技艺得以发展,就得一代代传承下去。”胡奔校用近二十年的青春换回的技艺,如今已不单单是“胡氏技艺”,他把南方的雕刻工艺这种带有浓重地方特色的传统技艺以口传心授的方式带出闽北,又从闽地带过了秦岭淮河以北。他期待着两种或多种技艺风格的融合,用工匠精神在山西打造一块真正的南北大融合的雕刻金字招牌。

  “专注传承传统技艺,是工匠精神的一方面。”胡奔校说,工匠精神的发扬,还离不开创新传播。“企业只有发掘出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才能不断发展壮大。而打造工匠精神的同时,恰恰也是企业全方面提高的过程。”

  2017年,胡奔校当选为第十三届市政协委员,当选后,他最为关注的就是如何加快我市工美文化产业的发展。

  “在城市化迅猛发展的过程中,我们的传统文化特别是传统工艺美术遇到很大挑战,国家‘十三五’规划中提出振兴传统工艺,要把传统工艺予以传承与推动,这尤其需要年轻一代人的参与。”胡奔校说,阳泉工艺美术历史悠久,陶器、剪纸、面塑、雕刻等,是城市文明的象征、地域文化的标志。然而,我市工艺美术行业的现状却不容乐观,存在工美生产企业规模偏小、创意产业项目发展落后、传统手工行业后继无人、工美技艺发展乏力等问题。

  经过对工艺美术行业细致的走访调查,胡奔校作出《政策保障资金扶持 加快工美产业发展》的提案,建议加强工美文化创意产业项目合作,搭建工美文化创意产业交易平台,利用会展平台、创新工美文化艺术展演、展销和推介的方式,扩大工美文化产品的知晓度和贸易规模;加强对工美文化创意产业的政策扶持,设立阳泉市工美文化创意产业发展专项资金,资助、奖励文化创意产业项目;完善对工美文化创意产业中小企业的信贷、融资等担保机制,支持和引导担保机构为本市中小文化创意企业的融资提供担保;把文化创意产品和服务纳入地方政府采购范围,并在同等条件下优先采购本市文化创意产业企业的产品和服务;加强对工美文化创意产业的组织保障,希望政府能够成立工美文化创意产业发展领导小组,对本行业加强指导和协调,并对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进行跟踪督促落实。

  在提案中,胡奔校最为重视的一点,是希望政府能为保护和发展传统工艺美术工作提供有力的组织保障,把零散的行业团结起来,形成有效运转的行业机制,大力培养后继人才,加强行业指导。

  “随着国家对工美行业的大力支持,我相信更多的传统工艺美术能得以生产发展,更多的优秀技艺能够传承传播。”胡奔校说着,转头望向窗外,他的眼里有着工艺美术行业美好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