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首页  |   政协概况  |   政协动态  |   政协会议  |   工作制度  |   理论研究  |   热点专题  |   政协资料  |   预决算公开  |   政协会刊  |   政协常识  |  
 
首页委员风采
挥洒笔墨写苍生
字体:[ ] 日期: 2009-09-23 浏览次数:
来源: 作者:

挥洒笔墨写苍生


 

挥洒笔墨写苍生

记市政协委员、《阳泉日报》记者郭祯田

张炜生

  在改革开放30年的进程中,这座城市从报纸上认识和知晓他名字的人很多,许多人习惯地称他为名记。他1978年参加工作,1984年从事新闻工作至今20多年来,新闻及文学作品共获得省级以上各类奖项30余项;2001年被阳泉市委、市政府授予有突出贡献的优秀人才2007年获山西省第四届百佳新闻工作者称号。著有:杂文随笔集《记者的尴尬》(中国文联出版社);随笔散文集《站在后台看人生》(山西人民出版社)。有些只闻其名,未见其人的读者,以为他是位老者20多年前就发生过多次这样的误会,有的读者见到他,验明正身后依然有些疑惑:你就是郭祯田?我还以为你已经五六十岁了,你的文笔很老到。其实,当时的他才二十大几,未到而立之年。

· ·

在上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阳泉日报》刊登的许多篇舆论监督类稿件,至今令读者记忆犹新。这些稿件中,不少都署名郭祯田。如:《企业破产,欠缴养老金数十万;经理潇洒,桑塔纳又换红旗车》、《乡村恶霸横行正不压邪清城乡村干部屡屡遭打》、《降压药为何不降压——“消渴丸里有猫腻》、《店主交了费,何以遭此祸》……这些报道,有的引起了纪委和监察部门的重视,对当事人做出了处理;有的引起市委主要领导的关注,使乡村恶霸受到惩治;有的则引起全社会的共鸣,在社会上开展了讨论。连续追踪报道《食物中毒引来的官司》则是为了给盂县80位受害者讨说法:受害者的控诉,消费者的反省,卫生专家的评说,司法部门的解释……历时一年半,连续追踪报道十几篇,引起了最高人民法院的关注,成为行政讼诉实践中的一个典型案例。

说起这些经历,祯田说,记忆已经很模糊了。心中留下印迹的,却是好多遗憾——当年曾红极一时的三株口服液,因在媒体上做广告,侵害了一位癌症患者的肖像权和名誉权,他曾跟着司法进程三次写过报道,但一篇也没能发表出来。不是社里的领导不支持,是因为人家厂商财大气粗,请省里的大人物传话写条子进行干预,直到那位姓白的癌症患者含冤死去,也没能给她讨回个明确的说法。

还有一件事在祯田的记忆中挥之不去——几年前,在盂县某乡村煤矿打工的几名外地民工,因为讨不到工钱,卖了几把铁锹凑齐路费悄悄跑来找他,希望能帮着讨回他们的血汗钱。他将那几位民工请到家里问明情况,然后请他们吃了饭,又给了他们回去的路费。几天后,报道登出来了,那几位民工只讨到很少的薪水后,却被矿上除了名。

谈到这些,他这个无冕之王,只有无奈的苦笑。

· ·

记者这一行当,往往和节假日是无缘的。好的新闻线索就是行动的命令。有两个国庆节他是这样度过的——

1998年的国庆节前夕,中国建设银行盂县支行桃园储蓄所发生一起持枪歹徒抢劫银行案,《阳泉日报》以一起刑事案件及时进行了报道。通过对这一案件的初步了解,当时的报社总编辑杨有怀与郭祯田都意识到,这一案件不同寻常,一定会有更深层次的内涵。于是,他们放弃假日休息,深入到案发地进行深入采访,很快写出了长篇通讯《二女子与三歹徒的生死较量》。这篇报道立即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市里、省里和中国建设银行阳泉分行分别作出向两位勇斗歹徒的女青年侯丽花、白珊同志学习的决定,她们还荣幸地参加了全国见义勇为积极分子表彰大会。这篇通讯也一举获得了阳泉新闻一等奖、山西新闻一等奖和中国地市报新闻一等奖。

1999年国庆节前夕,郭祯田从一位朋友那里得到线索——50年前,阳泉市为了支援全国的解放,曾派出130人组成的归绥工作团北上内蒙古。半个世纪以来,这些当年曾风华正茂的年轻人,为内蒙古自治区的和平解放和经济建设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如今这些人当中只剩下十几位乡音未改鬓毛衰的老人了。为了这次抢救性采访,他又放弃国庆长假的休息,踏上了北上的长途跋涉。

50年前,刚刚建市不久的阳泉,干部队伍也不过二三百人,一声令下,就有从市委副书记到区委主要领导在内的130位优秀干部打起背包就出发,义无反顾地走向塞外,走向茫茫草原。而这一走就是半个世纪。这无疑是一条具有重大价值的采访线索,而这一足以彪炳青史的历史事件,在当时阳泉的重要史籍材料中却几乎是个空白。

当国庆50周年大典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的时候,风尘仆仆赶到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的郭祯田和市电视台的两位记者也投入了紧张而难忘的采访活动。呼市仅剩的十几位仍健在的白发老人听说家乡来人采访了,他们奔走相告,用浓浓的乡音对记者说:盼你们盼了五十年呀!

国庆过后不久,一篇图文并茂、翔实感人的通讯《半个世纪的寻访》在《阳泉日报》上刊登了出来。

· ·

20045月末开始,《阳泉日报·晚报版》上开设了一个个人专栏——“祯田小品,祯田在其开场白中说:写作,本来或首先应该是写给自己看的,是与自己心灵的对话。

祯田从1984年开始从事新闻?工作,就是从副刊编辑起步的。上世纪80年代末期,他主持的《三原色》综合副刊,因其特色鲜明和富有创新精神,受到同行和读者的广泛好评。尤其是他苦心经营的杂文专栏《五味瓶》,在读者中很有影响,吸引和培养了一大批杂文爱好者。如今,从《五味瓶》走出来的作者中,有许多人都出版了自己的作品集,有些已成为很有名气的杂文家。

当年的副刊编辑,是用毛笔蘸着红墨水给作者修改稿子的。一位从事了一辈子编辑工作的老同志曾经对祯田说:你一定要坚持自己写,不要怕稚嫩,不要怕失败,否则时间一长,就只会用红墨水不会用蓝墨水了。祯田认真地记住了这位前辈的肺腑之言。从此以后在写新闻、编副刊的同时,他始终没有忘记用手中的笔写亲情,写友情,写读书心得,以及其他性情中的人和事’”

2000年末,祯田的第一部杂文作品集《记者的尴尬》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在短暂的兴奋过后,是更多的自省和烦恼——他感到自己的文章总也脱不掉时事体风格和记者笔法,如何做到气盛言宜,多一些文气,少一些说教呢?

 祯田小品专栏,给祯田提供了换一种笔法讲述生活,换一种角度去寻找新闻与文学结合点的机会,同时也让他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和压力。在一年半的时间里,每周一篇,他精心经营着自己的这片园地。在读者看来,他的小品文变得越来越亲切而富有个性,平实而充满智慧。但说起内心的感受,他却说:就像法庭每个星期给我来一张传票,欲说还休,欲罢不能!

作为相对独立运作的晚报编辑部主任,这几年祯田将更多的精力用在了审稿、安排版面和新闻策划上,几乎每天都要值夜班。但是职业的习惯和对新闻的敏感,还是令他一旦遇到有重大价值的新闻线索,便立即兴奋起来,像山鹰发现猎物一样,一头扎下去紧追不舍。获得山西新闻一等奖和中国地市报新闻一等奖的消息《两民工谱写英雄壮歌》、通讯《虽逝犹留侠骨香——追忆共产党员、市汽车修造运输有限公司总经理张玉明》等新闻作品就是在晚报部主任岗位上取得的新收获。

担任市政协委员后,祯田更感到肩上的重任。他把眼光放在阳泉的文化事业上。在今年市政协十一届二次全会上,他和多名委员联名提交了修复高长虹故居的提案。为了宣传高长虹,他又一门心思搞起了高长虹研究,已经发表的近10回望长虹随笔系列,以其史料详实,考证严谨,有理有据,观点鲜明而在读者中引起了不小的反响。对此他的看法是:高长虹作为上世纪20年代中国著名的作家和诗人,是狂飙社的发起人和主将,但是因为高鲁冲突等原因,高长虹和他的狂飙社长期以来被历史的迷雾所湮没。这是不公正的。之所以研究高长虹,一是想把历史的内容还给历史(恩格斯语);二是想把国内外对高长虹的研究成果进行一番梳理,将真实的历史和研究成果告诉读者,告诉后人;三是高长虹作为地方先贤,他的作品和经历本身就是一座很值得挖掘和利用的文化富矿,对于打造地方文化名片,推动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有着不可低估的价值和作用。

责任和良心驱使,他尽情地挥洒着笔墨。